闻风而动的拍下了一锭银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

 疯道长。
 
    此次,他的拿手绝活并没有用的上,因为在成绩和赏钱的面前,各家各户的仆役们是无所畏惧的。
 
    所以,这一次,疯道长可是凭的是他的真本事。
 
    他在山中也曾降过猪,也曾打过猴儿,在险峻的山脉中,也曾过着疯疯癫癫自给自足的生活。
 
    这般的小场面,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洒洒水罢了。
 
    所以,作为这些人当中的状元,顾峥的名字是那样的硕大又是那般的明显。
 
    让在人群中揪头发拉耳朵的疯道长,如同是指路明灯一般的,一眼就看到了它的存在。
 
    目标既然已经定位,掐了一个轻身诀的疯道长,就连滚带爬的从旁人的身上爬了回来,迫不及待的就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对方。
 
    而伴随着他一声嘶声竭力的吼叫声之后,安静如狗的茶铺当中,只有小满一个人转头又叫又跳的回应了他。
 
    “真的?道长,那我家主人的可是取了什么名次?”
 
    “自然是头名的状元啊。”
 
    “若是不出意外,尚书省的喜报通知,现在正在往咱们家中递过去了吧。”
 
    “是不是应该即刻的回转,换点零散的大钱,以备庆祝的喜钱之用啊?”
 
    得到了疯道长的明确的答案,这平静的茶铺当中,唯一鲜活的小满,也如同石化一般的呆愣在了现场。
 
    “道长,道长,你说什么?我家公子考了多少?”
 
    “头名状元啊!”
 
    这确切的话音一落,整个茶铺中,坐的满满当当的人群当中,直接就炸开了!
 
    “我去!是头名!在哪里?”
 
    “让我们也一睹状元公的风采。”
 
    “天啊,可是听清楚了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士?是否可以上前结交一番呢?”
 
    待到这些话语开始炸开的时候,一旁的顾峥,却是老神在在的将手中已经喝得干干净净的茶碗给放在了小案子之上,朝着疯道长和小满的方向一打手势,一溜烟的就从茶铺当中给跑了出去。
 
    待到这茶肆之中的茶博士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那案台上的三枚大钱,安安静静的摆放在其中。
 
    这店家的老板,也不顾的忙乎生意了,反倒是十分紧张的将这三个钱仔仔细细的给揣入到了怀中。
 
    在确认了钱币的安全之后,才哈哈哈大乐了起来:“哈哈哈,状元公子也是喝过我的茶的。”
 
    “我也能沾一沾这文曲星下凡的光了。”
 
    而听到了老板如是说,一旁刚刚反应过来的客人们则是一个个的捶胸顿足了起来。
 
    “天哪,我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这般的人物就在我的旁边坐着,我怎么就没想着上前攀谈一番呢?”
 
    “不行,我要坐在这状元郎曾经坐着的地方,等待我的此次的放榜。”
 
    说完,这个年纪不轻的老乡贡,则是一屁股的就占上了刚才顾峥刚刚离开的那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桌子。
 
    正当一旁的人笑这个老乡贡莫不是痴了吧的时候,那人群之中,又挤出来了一个有些憨直却是极为强壮的仆役。
 
    开口的腔调就是鲁东特有的拐外下坠的土音。
 
    “老爷,俺们也中了!”
 
    “啥?”
 
    这老乡贡也顾得不说官话了,自己的嘴中也突突突突的憋出了一串的土话:“真的?你可是看清楚了,你老爷我考得可是明经科,只录取三十五人的那一榜单。”
 
    而那个傻大个,则是奋力的点头:“俺看清楚了,你让俺花了三个月学的那几个字,俺都记得清清楚楚。”
 
    “老爷的名讳,籍贯,都在上边,明经榜单第三十五位,绝对不会错的。”
 
    听到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这位老乡贡,竟是哆哆嗦嗦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对面的仆役伸出了手。
 
    “快,扶俺一把,撅(脚)都软了,俺们回客栈呢,等下发的喜报文书,还要给俺爹俺娘,俺家的老妻报信去啊。”
 
    “走,俺们走!”
 
    “中!”
 
座位的人群,宛若狼一般的,露出了嗜血的绿光。
 
    “这凳子,区区不才,就先坐了。”
 
    “仁兄,要懂得什么叫做先来后到。”
 
    “混蛋,老板,你还管不管了,我出十枚大钱朝你买购买权。”
 
    “笑话,十个钱你打发要饭的呢?我出二十!”
 
    到了最后,竟是有一个衣着华丽,宛若败家子一般的男子走进了这个茶铺,闻风而动的拍下了一锭银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其上。
 
    “据说是状元坐过的凳子?那我也来沾沾喜气。”
 
    这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族典范的男子,还没落座呢,他的训练有素的仆役们,就已经返回了:“公子,您中了榜单第二,仅居于顾峥之下。”
 
    “哦?是吗?那么回吧。”
 
    说完,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茶铺,竟是又惹得了一阵的唏嘘。
 
    有那好事的人认出了此人的身份,却是再也没有人抢那剩下的板凳了。
 
    人家可是在学子中都赫赫有名的崔湜,中了榜,不是应该的吗?
 
    果然,这人一旦是理性了之后,这茶铺之中,就再也没有传来好的消息的学子了。
 
    而早早的等在了家中的顾峥,却是看到了那两个分属于洛阳府尹手下的官差们,敲锣打鼓的正朝着他们这一处的僻静的小院,走了过来。
 
    这一路上,闻讯跟过来的百姓孩童不知凡己。
 
    被震天的报喜的敲锣声,给一家家的敲出来看热闹的大人们,也是人数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