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他负责的试卷当中头名应就是这个名为顾峥

不出意外的,尚书省的大门外,就迎接到了姗姗来迟的狄仁杰。
 
    这位轻纱小轿子,单顶子简装出行的老者,到了这尚书省的内堂中一坐的时候,却是将大周朝权势最重的朝臣的气势,全部的都收敛了起来。
 
    而是和颜悦色的对着一众的堂官们开口道:“大家辛苦了,还是依照往年的老规矩来吧。”
 
    “每位堂官负责十人的举荐。”
 
    “而剩下的二十人,我们则是用查遗补漏的方式来补充吧?”
 
    “大家有意见吗?”
 
    “没有,全听大人的吩咐。”
 
    “那好,诸位辛苦一下,我们这就开始吧!”
 
    得嘞,上司的监管之下,工作的效率是刚刚的。
 
    不糊住名字的试卷就是有这样的一点好处。
 
    大家可以根据其上的姓名,籍贯所在地,判断出答卷人本身到底是谁。
 
    而根据名声的强弱,再过来阅卷的考官,就有了十分清楚的标准了。
 
    首当其冲,作为朝堂力量的代言人,一位侍郎官就率先将自己所负责的那一摞的试卷当中,属于顾峥的卷面给抽了出来。
 
    待这位侍郎大人,定睛一看的时候,才明白了从张柬之之后,已经许久没有再推荐人的狄仁杰大人,为什么会在此次的春闱过程中,强力的推荐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学子的原因了。
 
    盖就从此学子的这一笔清隽的小楷当中,着实可以看出其中的风采。
 
    看年纪,二十不满的这名为顾峥的小子,竟是难得的少年俊才。
 
    笔法老道不说,还极其的不失风骨。
 
    这就替他自己赢取了十分的印象分了。
 
    看到这里的侍郎官,脸上早已经浮现出了赞叹的表情。
 
    在接下来的细看的环节中,此官员都想着若是有些许的错漏的话,光凭借着这一笔字,也足矣抵足其中的过失了。
 
    但是没想到,一份标准的试题答案,一份顾峥的答卷,两者摆放在了一起的时候,这顾铮所书的明经科的经帖类的答卷,竟是分毫不差,没有一处的错漏。
 
    这只能说明一种情况。
 
    这个年轻的学子,是一个九经皆通的真正的俊才。
 
    也难怪狄公对此人如此的推崇了。
 
    想当年狄仁杰在唐朝的出身,也是同出自于明经科的进士取材。
 
    在当时明经科的分量可是与现如今的进士科是一般的程度的。
 
    现如今的狄公提携同为明经科出身的顾峥,自然也是说的过去的了。
 
    批改完了经帖的答卷,这案前的侍郎,则是用手中的毛笔,饱满的沾着一旁瓷盘当中的红颜朱砂,在顾峥的名字一旁,圆润的画了一个圈。
 
    乃是优等取中的意味……后就被他单独的给放到了案头的光秃秃的最左边,那里将是他推荐的十份学子卷的安置地方。
 
    看完了第一部分,他的左手边已经出来了十五份左右的全部答对的明经科的学子的试卷了。
 
    待到这些人被挑选出来之后,侍郎官,再开始揭开来他们后边附着的墨义贴的试卷。
 
    拿眼一扫,全部答完的有八份。
 
    这其中就有顾峥。
 
    待到朝廷给出的标准答案一出,这郎官就知道,此次他负责的试卷当中,头名应就是这个名为顾峥的小子了。
 
    说实在话的,就是这般的水准,哪怕他没有狄公的举荐,此次的榜单上,自然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的。
 
    大周朝的举荐制度,虽然挡住了大部分的学子的上进之路。
 
    那也是分谁来说的。
 
    他们挡住了资质平庸的人的前进的道路,但是对于真正的天才来说,只可能是一路畅通的。
 
    这不,顾峥的试卷,没有一个为官人,能够昧着良心的压下。
 
    实在是用精彩绝伦,拍案叫绝这等的词语,都不足以到了。
 
    到了这里,这侍郎官对于狄公的仰慕之情都如同滔滔江水一般的连绵不绝了。
 
    待到他颤抖着将顾峥的试卷放在了所有选送的试卷的最上方,双手捧住了往狄公的面前递过去的时候。
 
    在场内的大部分的官员,面前的试卷已经全部的过了一遍了。
 
    好赖高下,明眼人都瞧得过去。
 
    却是只有一个站在最后面的人,脑仁上全是汗水。
 
    他手中的十分试卷中,有两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但是在这一组中的郎官,却是不敢不将这两个人的试卷给放置在其中,因为他们两者的名号,可是武皇陛下亲点的小宦官出来传的话的。
 
    作为一个不能得罪了这个朝廷的最高统治者的觉悟,这位倒霉的郎官,只得战战兢兢的,将自己的这一份,给压在了递给狄公的试卷中的最下方。
 
    至于刚才勋贵们的吵嚷着的状元之才,傻子才会过去提上去一句呢。
 
    于是乎,八十份推荐的试卷,二十分的查缺补漏,就出现在了众位官员的面前。
 
    对于其中的大部分的试卷,大家都是认可的。